新闻详细

郑州酒托黑幕调查

  近年来的河南郑州,酒托已经成了一个固定的行业:老板、下号手和酒托女三者构成了一条完整的利益链,四处伏击在各类高档消费场所。

  有一群特殊的女孩,她们正值花季妙龄,平均年龄只有20岁。但每当夜幕降临,她们巧施粉黛出入在各色高档消费场所。

  她们只有一个短期目的——将陌生男子带入事先设计好的“玫瑰陷阱”,以昂贵价格购买劣质勾兑的红酒来牟取暴利。

  她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做“酒托女”。 

  6月22日,由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由5名酒托团伙人员诈骗案,由金水区法院一审以“诈骗罪”分别判处5名被告人有期徒刑八个月至一年不等,并各处罚金1000元。 

  严密的酒托组织

  办案检察官透露,近年来的河南郑州,酒托已经成了一个固定的行业:老板、下号手和酒托女三者构成了一条完整的利益链,四处伏击在各类高档消费场所。 

  老板通常是一个团伙的总负责人,也是最大的牟利者。

  按照圈内惯例,老板首先选中一个酒吧或咖啡厅,长期租用一两个包间,供“下号手”和酒托女们使用,前者负责吸引目标客户;后者具体负责与客户的共餐或是推销红酒。

  老板们通常选择年轻、容易管理、廉价的男孩们作为“下号手”,让他们从各大征婚网站、聊天室筛选年龄大、有一定经济基础的人作为“钓鱼”对象。 “下号手”都是男孩,“因为女孩都去做酒托,让她们坐在电脑前聊天太浪费。”

  当下号手锁定了目标,酒托女们就鱼贯而出,与目标约会,在约会中特意消费动辄上千的高档红酒。根据知情人的爆料,郑州市健康路附近、经三路酒吧一条街、曼哈顿广场周边等一些地方,是“酒托女”喜欢去的地方。 

  这样,大家各司其职,在老板统一安排和遥控指挥下工作。工作时间是下午四时到深夜十二时,如果碰上“大

  鱼”,还会到凌晨。 

  为了做到既要把客人宰得心疼,又不能太疼而导致客人因恼羞成怒而报警,酒托女每次让客人消费不能超过二万元,以防客人因消费过高而报警。平时每次与客人约会后,酒托女都要电话回访,并且逐渐地断绝联系,以防客人恼羞成怒报警。如果谁约的客人报警了,不但得不到提成,还要被罚款300元。  

  “高档红酒”有猫腻儿

  一旦生意红火了,老板逐渐会把整个酒吧的包间全部租下来或者自己另开一家店。

  在老板们的酒吧里,红酒的标价从三百多、四百多,一直到几千元价格不等。可真正懂红酒的人毕竟非常少,就给老板们提供了盈利空间。 

  通常情况下,老板会从市场上购买一两瓶真酒,空瓶子放着备用。点了第一瓶红酒后,如果客人不追究,就直接拿着调好的酒送上来;如果客人提出要看酒,服务员掂着真酒瓶让客户看一眼。   

  第二瓶,服务员同样送上调好的酒。不管标价多少,程序一样,差别都不大,只是仿真度高低不同。从市场上买来10元、20元的红酒,往里面加雪碧,一般1/4酒加3/4雪碧。“这是为了保证客人喝不醉,喝醉了容易惹事。” 

  卷宗显示,最多时曾有客人一晚上消费两三万元,最少也是一两千元。对于酒托女们来说,老板事先都交代好,趁着对方不注意,抽空拿着红酒就往垃圾桶或旁边的盆景里倒掉,实在不行喝进嘴里再吐掉。只有这样,红酒才喝得快,喝完了才能再买。在郑州圈内,酒托女的报酬按当天男子消费总额30%左右来提成,这也是行规。比如男子当晚消费3000元,女孩提成900元;如果最后一瓶或几瓶红酒是来了另外女孩后购买的,则大家平分这部分提成。 

  还有一些老板是按照酒托女的业绩和任务量来计算报酬,比如每个酒托女每月任务量是5万元,达到5万元就按30%提成,否则按25%提成。此外,这些酒托女的工资是5天一结算,或7天一结算。

  大多数酒托女都能完成任务,女孩们每个月最高能挣到两三万,最少每个月也能挣好几千元。老板不担心自己挣不到钱,他们最担心女孩流失,所以都采取扣压一周工资的做法。

  纠结的酒托女

  一月数万的收入,对于平均年龄二十岁的酒托女们来说极具诱惑力。 

  事实上,老板们招聘酒托女的条件很简单:只要年龄小就行,大多在16岁到25岁之间,很少超过25岁的。老板也不会计较女孩的学历文化和职业素养,长相差不多就行,并且习惯性地称她们为“女孩”。

  然而,日日生活在欺骗中的感觉显然并不好受。 

  办案检察官说,一个名为“风铃”的女孩就曾经在讯问中告诉他,“刚开始3个月,女孩总会有负罪感,觉得不道德。最开始一个男子都带不进来,过了几天尝到甜头就麻木了,习惯了,无所谓了。“风铃”说,这种感觉很可怕,尤其是对于大手大脚花钱的女孩来说,假如没有积蓄,可能永远无法脱离这个圈子。

  两大行规:不拉回头客 不出卖肉体

  酒托女都知道,坚决不拉回头客,不出卖肉体挣钱,是这个行业的两大行规。 

  她们的目的是为了拿到提成,而老板的目的更简单,只要你把男客户拉到酒吧来花钱。女孩一般只骗一个男子一次,此后就再也不见面。 

  不过,也有例外。比如两个人聊天比较开心,男子消费一次之后没发现上当,觉得为别人花了一两千元挺正常,并且多次在网上要求再次见面;或者上次的红酒没喝完,男子拿着存酒卡,再次邀约女孩。

  这样就会有第二次钓“鱼”。老板相对谨慎,要求女孩更加小心。至于色相诱惑,“风铃”说老板们一般反对女孩这么做,他们只想挣钱,不想惹事。但如果是喝酒时搂搂抱抱,或者女孩对男子动心了,老板们则不干涉。

  “风铃”说,有一次,有一男人竟借着酒劲在“风铃”身上乱摸起来,“风铃”赶紧站起来借口上卫生间走掉。回到包房以后,他又趴到“风铃”耳边要求她去家里过夜。“我当时害怕极了,赶紧发短信找其他姐妹求救”,后来姐妹们帮她解了围,姐妹们找了一个假装是女大学生的卖淫女去接待了这个客人。“你看看我们都成了什么人了”,“风铃”掩面痛哭起来…… (检察日报)

内容均由热心网友提供,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如有误报,请联系客服QQ:929244114
CopyRight ©2012-2020    酒托114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数据盗取将追究到底!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