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细

女网友见面要进咖啡店 男子疑遇“酒托”花费四千多

  前天傍晚,小奇(应本人要求化名)与朋友两人一起,与一名女网友在阜阳北路与龙潭桥路交口的一家门头为韩文的咖啡店见面,三人喝了茶水,吃了三盘点心,女网友又喝了几杯红酒,结账时却花去小奇4885元,虽然小奇是刷银行卡消费,但咖啡店却没有出具任何刷卡单据凭证,小奇觉得遇到了“酒托”。昨天中午,小奇来到杏林派出所报案,值班民警告诉小奇,他所投诉的这家咖啡店已经多次被人报警投诉,目前警方也正在对小奇的报案进行调查。

  今天上午,其辖区杏林工商所查实该咖啡店前身是饭店,后改为咖啡店,没有相关的营业执照。记者辗转联系上一名曾在酒吧的打工者,他向记者讲述了“酒托”的各种伎俩。

  见面

  女网友主动带去咖啡店

  26岁的河南小伙小奇,在合肥的一家公司工作。工作之余,小奇在网上结交一些朋友,但大多是网友没有见过面。

  前天下午,小奇从马鞍山坐大巴返回合肥,在路上,小奇打开手机QQ,与其中的一名女网友聊了起来,两人还约定傍晚见个面。“我之前只是跟她加为QQ好友,平时都没怎么聊过,这次聊天说到能够见面我还是挺意外的。”小奇说,他下了汽车后还找了个男性朋友跟他一起去见女网友。

  当天傍晚,双方约在阜阳路与凤台路交口附近见面。小奇热情地邀请女网友一起吃晚饭,然而这名女网友却跟小奇说在附近喝点茶然后再吃饭。对所处的位置周边环境并不熟悉的小奇让这名女网友找地方,于是女网友把他们带到阜阳路与龙潭桥路交口的一家咖啡店里。小奇说,这家咖啡店门头上写着韩文,韩文下面有“休闲、简餐、咖啡”字样。

  三人在这家咖啡店坐下之后,点了三杯铁观音茶和点心套餐:巧克力、牛肉粒和玉米糖。然而服务员在将茶水和点心送来时又带了两杯红酒过来,由于三个人只有两杯红酒,小奇随后又点了一杯红酒,“是那种高脚杯,里面的红酒并不多。”

  这名女网友告诉小奇她叫李雅,阜阳人,在合肥表姐开的包店帮着卖包。小奇说,这名女网友穿着一件天蓝色上衣,看样子有二十三四岁,一米六多,直直的长发染了一点黄色。在与小奇聊天的过程中,女网友很快将一杯红酒喝完,随后又招呼服务员点红酒,“她喝酒有点猛而且速度也很快,每次点红酒都不看酒水单,之后又点了两次。”

  女网友每次点完酒水,服务员就会让小奇先付钱,然后再上酒。看着女网友喝酒又快又猛,而且没有要停止的意思,小奇觉得有点异样。小奇说他和他的朋友没有喝红酒,而女网友却是喝个不停。

  “后来第四次刷卡付钱的时候,我发现我的银行卡已经被刷了4885元了,没怎么消费,怎么会这么多呢。”小奇很是纳闷,然而都已经消费,他也无话可说。到此情况,小奇越来越觉得不对劲,于是便向服务员索要消费发票,然而工作人员却说目前没有发票,如果要发票需要等几天才行。

  小奇很是气愤,因为在小奇第一次刷卡消费时问服务员有没有发票,服务员明确答复有发票。到了小奇要离开结账开发票时,咖啡店却一反常态说暂时没有发票,气愤的小奇跟工作人员吵了起来。最后工作人员表示可以向小奇返700元的税点,无奈之下,小奇也接受了咖啡店700元的所谓的“税点”。

  疑惑

  刷卡消费却无单据凭证

  走出咖啡店后,小奇继续约女网友到别处去吃饭,然而女网友却告诉小奇,她今天出门的时候没有跟表姐打招呼,因此要回家了。没有任何能够留住女网友的理由,小奇只能看着女网友远去的背影。

  “从进店到出来,连半个小时都没有,没怎么吃也没怎么喝,却花了4000多块钱,在别的地方刷卡,POS机都是打出来两张单据,消费者留存一张,店里留存一张,然而在这家店POS机只有一张单据,却没有给我单据,我觉得这家咖啡店是不是和这个女网友联手骗我的啊!”回到家中的小奇越想越不对劲,他觉得自己上当受骗了。

  昨天早晨,小奇给女网友李雅打电话,询问并想证实,然而女网友并没有接电话,小奇随后又发了一条短信给女网友试探试探,女网友也没有回短信。昨天上午,小奇打算到咖啡店再去询问,然而咖啡店却没有开门。

  随后,小奇来到附近的杏林派出所报案,“民警说我没有任何消费单据凭证,暂时不能立案,但是民警也依据办案经验能够确定我是被骗了。”

  警方

  该咖啡店已遭多次投诉

  带着“创伤”,小奇给本报热线打来电话讲述被骗一事。为了进一步求证小奇是否遭遇“酒托”被骗,记者昨天来到阜阳路与龙潭桥路交口,看到了小奇所描述的这家咖啡店。记者到来时,这家咖啡店大门紧锁,门头上写着韩文,韩文下面有“休闲、简餐、咖啡”字样。

  随后,记者以小奇哥哥的身份拨通了小奇提供的女网友的电话进行求证,电话那头否认自己是李雅,自称是李雅的姐姐,在与记者的通话过程中,她的语气十分火爆,“还没带你家弟弟去那种大酒吧呢,那种大酒吧一次就得万儿八千的,你这几千块钱算啥啊……你打电话来想干什么?你想怎么搞就怎么搞吧!”

  对于小奇的遭遇,记者联系上杏林派出所民警,对于这家店,民警似乎比较熟悉,“你说的是那家门头是韩文的店吧?这家店经常有人来报警投诉,大多都是投诉它搞酒托骗钱财的,具体多少起投诉我记不清了,反正有不少。”民警告诉记者,小奇的事情目前派出所已经登记,如果涉及到刑事案件,就会移交到刑警队处理。

  工商

  因环评未通过一直没有证

  今天上午,记者与辖区杏林工商所取得了联系,查询该咖啡店是否具备营业资格。杏林工商所经过查实,称该咖啡店的前身是饭店,后期改为咖啡店,但是由于该处一些店铺因环境问题,其环评未能通过,因此这家咖啡店也没有相关的营业执照。同时,杏林工商所介绍,由于该处属于“五小行业”,根据合肥市相关文件规定,其管理已经从工商部门移交到城管部门。

  今天上午,记者再次来到这家咖啡店,店门依旧关着,记者在周边询问,一些商家告诉记者,这家咖啡店时而开门时而关门,平时来往的顾客也并不多,“偶尔听说里面因为结账的问题发生过争吵,有时候咖啡店的门口会坐着五六个看着凶巴巴的年轻人。”

  揭秘

  曾经的酒吧员工揭秘“酒托”

  可能很多市民早就对“酒托”骗人钱财的事情有所耳闻,那么“酒托”又是如何运作让一些人上钩的呢?记者辗转联系上曾经在黄山路某酒吧打工的张华(化名),熟悉酒吧运作的他向记者讲述了“酒托”骗人的一些伎俩。

  张华介绍说,酒托分为专业酒托和非专业酒托两种。“专业酒托其实是一个专门在网上通过QQ等社交工具与人聊天的集团,这个集团中的人每天的工作就是在网上扮演女性,与一些有着非分之想的男网友聊天,等双方聊得很开心很起劲的时候,这个集团就会把这个QQ号码卖给男网友所在地的酒吧,酒吧买到这个QQ号码后派专门的年轻女孩继续与男网友聊天,然后约男网友出来见面,女孩随后把男网友带到酒吧中,来赚取男网友的高消费。”张华说,女孩就是酒托,不但诱骗男网友喝红酒,而且自己也会喝下很多红酒,然后从酒吧收取男网友的高额消费中拿提成。

  “提供的红酒其实是一种很廉价的红酒,但是在卖给男网友时则会以进口的昂贵价格来收取,一般情况下,男网友爱面子,虽然心疼钱,但也不好意思在酒吧或咖啡店当面翻脸,只能忍气吞声付钱。”张华说,在专业做酒托的酒吧或咖啡店里,如果遇到一些男网友脾气暴躁、大吵大闹的,专业酒吧或咖啡店又不想把事情闹大,则会息事宁人按照正常价格收取。

  而一些非专业的酒托则不是一个集团,由一些女网友随意在网上聊天,遇到上钩的男网友就做一笔。非专业的酒托或酒吧会找来五六个保安或打手,遇到男网友不愿意支付昂贵费用时,他们则用一些恐吓的方式胁迫男网友掏钱。

内容均由热心网友提供,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如有误报,请联系客服QQ:929244114
CopyRight ©2012-2020    酒托114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数据盗取将追究到底!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