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商家

共有7条记录

商家: [福建] [龙岩] 有缘咖啡
地址:
消费时间: 2018-10-28
举报人: 仅管理员及公安机关可以查看 酒托联系方式: 手机:13214787481
事情经过: 数据来源:酒托114事情经过: 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我是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4]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 [信息来自酒托114]
商家: [福建] [龙岩] 有缘咖啡
地址:
消费时间: 2018-10-28
举报人: 仅管理员及公安机关可以查看 酒托联系方式:
事情经过: 数据来源:酒托114事情经过: 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我是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4]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 [信息来自酒托114]
商家: [福建] [龙岩] 有缘咖啡
地址:
消费时间: 2018-10-28
举报人: 仅管理员及公安机关可以查看 酒托联系方式: 手机:13217414781
事情经过: 数据来源:酒托114事情经过: 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我是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4]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 [信息来自酒托114]
商家: [福建] [龙岩]
地址:龙岩市中山街瑞和楼,瑞和楼字下面一个字吧字楼梯上二楼
消费时间: 2017-10-01
举报人: 仅管理员及公安机关可以查看 酒托联系方式: 手机:18159819610
事情经过: 数据来源:酒托114半个月前有一个女的加我,说是武汉的,现在在亲戚家诊所上班和我聊了很久,国庆前一天说在龙岩没朋友,明天要过生日了,意思是要我去陪她,见面后我没吃饭我说先去吃个饭吧,然后她说没事等等去吃,我们先找个地方喝点东西,然后就被他拉到了这家一个吧字的店,我就点了个饮料,然后她看我才点个饮料就和我说要不让服务员随便拿点东西上来吧,然后服务员就拿了一点开心果和一点吃的,刚上完东西,服务员就过来说先结账,然后一听这么点东西要四百多,然后女的就给我说什么什么很正常的,让我付了钱,我付完钱就觉得不对劲,付完钱后没过几分钟就叫我去别的地方玩,走了没多远就找理由说朋友什么的找她,就跑了,然后我没回去就去了那店门口找地方坐着,过一会一群人过来围着我,想打我的意思,把我赶走。希望严惩这些人,为民除害! [信息来自酒托114]
相关证据: 酒托114  酒托114  酒托114  
商家: [福建] [龙岩] v哇
地址:几就是就是
消费时间: 2016-07-21
举报人: 仅管理员及公安机关可以查看 酒托联系方式: 手机:15828852855
事情经过: 数据来源:酒托11453
事情经过: 这种酒托不清除,这种店不查封,天理难容,当地民警不作为也同样天理难容!本人今天中午应约和这个女骗子见面,结果被带到这种诈骗为生的地方,点两杯咖啡,加一个水果并盘就诈我一千二,我一月工资才两千,这种人不严惩,这个地方不打击,法何在?良心何在?!4.6万 [信息来自酒托114]
相关证据: 酒托114  酒托114  酒托114  
商家: [福建] [龙岩] 饭店
地址:饭吗
消费时间: 2016-07-21
举报人: 仅管理员及公安机关可以查看 酒托联系方式: 手机:1582865955
事情经过: 数据来源:酒托114约会吃饭4.5万 [信息来自酒托114]
相关证据: 酒托114  
商家: [福建] [龙岩] 美之味
地址:龙岩市新罗区闽西交易城
消费时间: 2015-08-02
举报人: 仅管理员及公安机关可以查看 酒托联系方式: 微信:limengtian987
事情经过: 数据来源:酒托114龙岩KK网已爆料这家黑点,今天真的遇上酒托,就把该店的酒托联系方式曝光,希望朋友们不会受骗 [信息来自酒托114]
商家: [福建] [龙岩] 美之味
地址:龙岩市新罗区闽西交易城
消费时间: 2015-08-02
举报人: 仅管理员及公安机关可以查看 酒托联系方式: 微信:limengtian987,手机:13123098030
事情经过: 数据来源:酒托114龙岩KK网已曝光该黑店,今天真的碰到该店的酒托,把酒托的联系方式曝光,希望朋友们不会受骗! [信息来自酒托114]
内容均由热心网友提供,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如有误报,请联系客服QQ:929244114
CopyRight ©2012-2020    酒托114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数据盗取将追究到底!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