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商家

共有253条记录

商家: [福建] [泉州] 台弯宫廷贡茶
地址:金井镇
消费时间: 2018-11-06
举报人: 仅管理员及公安机关可以查看 酒托联系方式: 手机:15880761850
事情经过: 数据来源:酒托114 [信息来自酒托114]
商家: [福建] [泉州] 新感觉休闲吧
地址:晋江市金井镇新感觉休闲吧。
消费时间: 2018-11-05
举报人: 仅管理员及公安机关可以查看 酒托联系方式: 手机:18876453269
事情经过: 数据来源:酒托114金井镇新感觉休闲吧! [信息来自酒托114]
商家: [福建] [泉州] 新感觉休闲吧
地址:晋江市金井镇新感觉休闲吧。
消费时间: 2018-11-05
举报人: 仅管理员及公安机关可以查看 酒托联系方式: 手机:15280871159
事情经过: 数据来源:酒托114在网上聊了一个女的叫陈婷、一两天就约我见面金井镇见面走进了新感觉休闲吧! [信息来自酒托114]
商家: [福建] [宁德] 休闲酒吧
地址:福建宁德休闲酒吧
消费时间: 2018-11-04
举报人: 仅管理员及公安机关可以查看 酒托联系方式: 手机:13145699563
事情经过: 数据来源:酒托114骗子,酒托,网上约我见面,强制消费 [信息来自酒托114]
商家: [福建] [龙岩] 有缘咖啡
地址:
消费时间: 2018-10-28
举报人: 仅管理员及公安机关可以查看 酒托联系方式: 手机:13214787481
事情经过: 数据来源:酒托114事情经过: 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我是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4]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 [信息来自酒托114]
商家: [福建] [龙岩] 有缘咖啡
地址:
消费时间: 2018-10-28
举报人: 仅管理员及公安机关可以查看 酒托联系方式:
事情经过: 数据来源:酒托114事情经过: 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我是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4]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 [信息来自酒托114]
商家: [福建] [龙岩] 有缘咖啡
地址:
消费时间: 2018-10-28
举报人: 仅管理员及公安机关可以查看 酒托联系方式: 手机:13217414781
事情经过: 数据来源:酒托114事情经过: 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我是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4]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酒托)说在天地烩美食街门口见,去见面觉得不是交友网站的本人,出于礼貌还是聊会,网友(酒托)说做回,就在这附近天地烩美食街-来斯特比萨和华夏银行胡同内300米左右有个酒吧,酒吧名字没记住,两个进入之后,我说你点东西吧,酒吧服务人员说这有个套餐,给你们两个上吧,两杯酒(好像是酸梅汤似的,根本不是酒),两个干果盘,一个水果拼盘,上来之后,服务员让买单,她一说670元,我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我还是把单买个,过程中和网友(酒托)聊了一会,很快她酒就喝没了,她还要续杯,我说这地方太贵,出去坐会吧,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我说在点,我可没钱了,她说我请,后来她点了一打和以前的酒差不多的,服务员来买单,一打酒是970元,她翻包说忘记带钱包了,我说我也没钱,我说还是你来买单吧,这时网友(酒托)对服务员说,等一会结账,最后她打电话,和电话那人说什么没带钱包,让给送钱,之后在包里找出100元的零钱,说让我补,我说我真没钱,我说我补不了,我问她这一个月给你提多少钱啊,她说我们不认识,第一次来,鬼才相信呢,我说你慢慢等钱吧,我还有事,走了。最后我从酒吧出来也没人拦着。 [信息来自酒托114]我是男士,一下说的她(都是酒托),从北京去天津见一网友(张雪),我在地铁鼓楼站下,网友( [信息来自酒托114]
商家: [福建] [漳州] 艾瑞巴蒂
地址:漳州市万达附近艾瑞巴蒂
消费时间: 2018-10-21
举报人: 仅管理员及公安机关可以查看 酒托联系方式: 手机:15860610669,微信:iPhone921123
事情经过: 数据来源:酒托114酒托女微信邀你见面,然后到她指定的地点消费,里面的东西都是天价,事后才知道她是酒托 [信息来自酒托114]
商家: [福建] [泉州] morning Coffee
地址:泉州华大泰禾morning Coffee
消费时间: 2018-10-18
举报人: 仅管理员及公安机关可以查看 酒托联系方式: 手机:13655983685
事情经过: 数据来源:酒托114她是从陌陌上加我的。然后要我说要见个面,我想朋友见个面没什么。然后去那里后。她说太热要去坐坐。她就带路去了附近的咖啡店。然后一进去假装问要不要咖啡。然后就点了一份360元的套餐。就只包含两杯咖啡和几盘水果。之后她没经过我同意。就点了一杯500元的红酒,然后接机补妆让我付钱。聊了一会后我想走了。她说等会。然后趁我不注意又点了一杯500元的红酒。我不想付钱。但是她说了很多难听的话。店员也跟着说。我付了钱想走后。想要拍照。附近立马两三个男的站了起来要阻止。而那个女的就快速走了。那几个男的跟着等你上了车他们才坐回去。当时店里还有另外一个男的被拉去消费。该男子想不付钱要走。被另一个女的拉着硬付了钱才让走。就发生在今天中午一点半左右!希望公安严惩这些人。不止一个女的当托。当时我看到了两个! [信息来自酒托114]
相关证据: 酒托114  
商家: [福建] [泉州] time coffee
地址:泉州市丰泽区田安北路
消费时间: 2018-10-06
举报人: 仅管理员及公安机关可以查看 酒托联系方式: 手机:15259707365
事情经过: 数据来源:酒托114在福建旅游然后在闽台博物馆碰到一个提了很多很重的东西的小姐姐,当时上去帮忙了后来她加了我微信,聊了几天家常,在我准备返回江西的那天说请我看电影,那个时候正好有我想看的就答应了,然后见了面就说还早去喝杯奶茶,到了一个装修的像理发店一样的奶茶店点了两杯奶茶一个果盘一点肉松一共260,全程不让看菜单,点完马上有人催着买单,中途还说晚上想去我的住处为爱鼓掌我拒绝了,我知道是托就找个理由走了,之后回来拍照想举报的时候被一个男子拦了下来叫我把照片删掉,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原来门口有这家奶茶店的人了。 [信息来自酒托114]
内容均由热心网友提供,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如有误报,请联系客服QQ:929244114
CopyRight ©2012-2020    酒托114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数据盗取将追究到底!    网站地图